廠商協會網

囚歌王子遲志強:我只是一個時常被命運捉弄的“演員”,不是歌星?

來源:Recording_time    發布時間:2019-12-10 18:56:18
關注我,你的耳朵會懷孕



推薦《悔恨的淚》專輯主打歌


囚歌王子遲志強
我只是一個時常被命運捉弄的“演員”,不是歌星?

?


1988年,中國改革開放的第十年,中國的人口達到了11.2億;當年的1月1日——北京天安門城樓對中外游客正式開放?!?/p>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可能作為呈堂證供?!?988年《神探亨特》使這句英美法系中的名言路人皆知。


同時,1988年也是中國內地流行音樂最為興盛的一年。繼“西北風”而起的俚俗歌曲風從“囚歌”開始。音像公司借一個被判刑的電影演員遲志強出獄之際,推出以勞改犯自述為主題的《囚歌》,歌壇炒作達到新高度,銷售量一度達到一千萬份。淚流滿面,極度懺悔的遲志強深入國人心中,成為了一個時代的特征。代表曲目《鐵窗淚》、《愁啊愁》、《獄中十二月》、《十不該》等歌曲流傳度之廣泛令人驚訝。


遲志強,1958年10月16日出生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一個普通家庭,16歲時拍攝了第一部電影《創業》,隨后在《小字輩》《夕照街》 《月到中秋》《顧此失彼》等影片擔任主演。1979年和陳沖、劉曉慶、唐國強等人一起被評為當時國家最高的文藝獎項“文化部優秀青年演員創作獎”,鄧穎超親自為其頒獎。


1982年,遲志強到南京拍攝電影《月到中秋》,因跟一些高干子弟跳貼面舞,看內部小電影,被警方以流氓罪拘捕,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遲志強的案子在百姓中間引起了軒然大波,不亞于一次高強度的地震,事件越傳越離譜,最后給遲志強貼上了“強奸犯”的標簽。


鄧穎超甚至幫遲志強說了一句:“他的事情不要再渲染了,一個演員搞那么大的動靜干什么?!?/p>


命運無常,良緣難再。從人生的沸點瞬間跌入人生的冰點,當紅小生淪為階下囚,其內心的掙扎可想而知。同樣他的電影事業,也在1983年畫上了一個沉重而無奈的逗號,在最高點上戛然而止。


多年以后,遲志強忍不住感嘆:“要是我晚生20年,我一定不會坐牢!”


大部分90年代出生的人都不明白什么叫“流氓罪”?


流氓罪是指公然藐視國家法紀和社會公德、聚眾斗毆、尋釁滋事、侮辱婦女或破壞公共秩序以及其他情節惡劣的行為。 1979年頒布 ,1997年流氓罪被修訂后的《刑法》刪除。




判刑之后的遲志強從看守所被轉到了勞改農場,正式開始了接受勞動改造的生活。同時組織成立了“犯人藝術新生團”,并開始在獄中,甚至到社會上演出。


用遲志強的話說,他當時得到了世界上最名牌的“掌聲”。由于獄中表現出色, 1986年4月17日,遲志強被減刑一年半提前釋放。


勞改大隊給遲志強的鑒定是:遲志強屬于在運動當中處理過重,建議重新回廠。


這個鑒定所提到到“屬于在運動當中處理過重”這一詞,是指上世紀八十年代,全國大案要案頻發之際。經中央指示,一場上至權貴、下至平民的嚴打活動開啟。1983年首次提出“嚴打”這個概念,并進行第一次“嚴打”。


但這次嚴打行動很快演變成了一場運動。這過程中產生了諸如小伙子和朋友打賭去吻過路女孩兒卻被判處死刑的荒唐案例,更有不少冤假錯案。


出獄后的遲志強重新回到了電影廠,又開始拍戲生涯。不過很快,他又被命運之手狠狠地擊了一掌。因為他嘴里老是哼哼他以前在獄中自己作詞作曲的歌“鐵門啊鐵窗啊鐵鎖鏈……”。被單位音像公司的人聽見了,說不如錄個磁帶吧。


于是,遲志強在拍片之余以個人經歷為題材,錄制兩盤署名為遲志強的錄音帶專輯《悔恨的淚》和《擁抱明天》。沒想到是這兩盤專輯迅速火爆,甚至了成了一個時代的記憶。


“家喻戶曉,婦孺皆知”這個兩個詞用在這兩張專輯上一點都不為過,專輯一上市,發行量很快就超過1000萬份,這種奇怪的現象在中國流行音樂史上都屬于奇跡。


人們的嘴里不可思議地哼唱著專輯里《鐵窗淚》、《愁啊愁》、《十不該》等歌曲,體驗著一種完全和自己生活無關,沒有人向往的牢獄之情,這本身就是一種很畸形的心理訴求。




更極具諷刺意味的是,昔日的“電影王子”一下被封為了“囚歌王子”。


不過,不到半年,遲志強的“囚歌”系列就遭到了嚴重的批判和質疑。有人認為,他把一種畸形的、反常的不健康情緒帶到了社會上,賣弄自己的苦難騙取聽眾的同情……。從大熱到大冷,遲志強又被人們說得一無是處。




此時,蘇芮和齊秦一批港臺歌手跨海而來,迅速得到了年輕人的認可。其風行的原因除去明星崇拜外,還在于其擺脫了早期港臺流行樂的模式,更多吸收了歐美現代搖滾樂的因素,音樂制作更加精細,也更貼切地表達了都市青少年的文化心態,因而如同瓊瑤、席慕蓉作品的風行一樣,受到了年輕一代的歡迎。


“囚歌系列”跟當時極為火爆的“西北風”一起被觀眾慢慢健忘,風消云散。喧囂過后,遲志強帶著他的“囚歌”消失了。


心灰意冷的遲志強,決定徹底離開舞臺。他跟一位杭州姑娘結了婚,開始下海經商。20年過后,新的藝術形式不斷涌現,遲志強已經完全消失在了公眾視野,他的“囚歌”時代已經終結在上個世紀。


但2008年,當年為遲志強一手打造《鐵窗淚》等經典歌曲的制作人周亞平,在網上發表博客,詳細描述了當年他策劃“囚歌”歌手的過程,更表示這些“囚歌”的演唱者其實并非遲志強,而是一名叫翟惠民的歌手。


這個消息出來后,立刻引起外界關注,不少人驚嘆,這是20年來中國歌壇最大的假唱事件,全國歌迷竟被集體欺騙了20年。


隨后翟惠民又出現在公眾視野,據他介紹,在囚歌最流行的1988年,他錄了十幾張囚歌專輯,其中最流行最有名銷量最多的就是以遲志強的名義出版的《悔恨的淚》和《擁抱明天》。這兩張專輯不光都是他演唱的,就連《悔恨的淚》的歌曲也都是他搜集整理的。遲志強只錄了前面的獨白部分。


這種李代桃僵的烏龍事件,又把遲志強推到了風口浪尖。


遲志強很快承認了代唱一事,但他表示那并非自己本意,當年他是屬于長春電影制片廠的演員,所以廠里要以他的經歷為賣點出唱片,他只有聽從。


翟惠民也表示:“我作為當事人說句公道話。囚歌代唱事件是周亞平的策劃,跟遲志強沒有關系。我當然也是受害者?!?/p>


二十年前的歌迷,如今都已到中年,沉靜了許多;90后的觀眾,對遲志強這個人,對他的故事和歌更是了解甚少,所以自然沒有掀起巨大的波瀾。


對于遲志強來說,他只是個演員,一個時常被命運作弄的“演員”, 而“不是歌星?!?/p>


”2016年,有網友在微博上曬出58歲“囚歌之王”遲志強近照,并配文稱:“新作《峨眉風云》‘老頑童’形象?!闭掌?,遲志強頭發花白,留著長長的白胡須,但是眼帶笑意。




展鵬2016年6月2日于合肥時光密語文化沙龍



敬請關注



承包工地食堂赚钱吗 遇乐棋牌大厅n 浙江快乐彩12选5走势图 25选5 融资股票 20选8中奖概率 富贵游戏大厅 好运彩彩票平台 上海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 捕鱼大亨辅助 每天能赚五十元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