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商協會網

“大數據”告訴你哪里“賊”多

來源:BIGDATA8    發布時間:2019-12-10 18:52:53

周六傍晚6時50分,經過近4個小時跟蹤,三名專門在街頭扒竊的女性犯罪嫌疑人于得手后迅即落網。抓獲她們的是閔行公安分局刑偵支隊女探長姜峻的反扒小隊。

  “被抓是遲早的事,通過情報分析,她們的作案習慣、活動區域甚至是落腳點都已被我們掌握,要等的就是她們動手的那一刻?!?/span>

  這是上海警方運用大數據精確打擊街面犯罪的一個實例。記者昨天從市公安局刑偵總隊獲悉,今年1月1日至3月20日,全市共破獲扒竊拎包案件2440起,同比去年上升103.5%;抓獲犯罪嫌疑人1086人,同比去年上升17.4%,其中團伙100余個。破獲盜竊“三車”案件1956起,同比去年上升129.8%;抓獲犯罪嫌疑人575人,其中團伙50余個。

  “系統的大數據分析,精確制導,使警方的破案打擊告別了‘刀耕火種’和人海戰術,提升了破案的質量和數量?!笔泄簿中虃煽傟牳笨傟犻L趙勇認為,這是上?,F代警務機制的“升級”方向。

  三女賊一動手即落網

  周六下午2時許,女探長姜峻與同事們來到閔行區一處外來人員聚居的城中村守候。根據此前的案件信息和情報收集綜合分析,有一伙專門從事街面扒竊的女性犯罪嫌疑人在此落腳。

  3時不到,三名看上去20多歲的年輕女子結伴從小區里走了出來,她們衣著時尚,挎著坤包,看上去和準備出門逛街的女孩子差不多,誰能想到她們正準備出門偷東西。

  偵查員駕車跟隨三人,一路來到閔行七寶附近的商圈?!八齻円话阆矚g去商圈周邊相對安靜點的小馬路?!苯男畔⑼瑯觼碜杂诖髷祿閳蠓治?。但顯然今天出師不利,逛了近兩個小時,三名女子始終沒有物色到作案對象,她們停在路邊商量了一下,上了一輛黑車。

  看來準備“轉場”。姜峻和同事們立刻駕車跟上,一路尾隨上了滬閔高架。黑車在金沙江路匝道口下來后,停在了路邊,三人下了車開始在金沙江路上來回游蕩。

  “有目標了?!庇止淞?個多小時,6時40分左右,在金沙江路棗陽路附近,這三名女子貼靠上了一個斜挎著包的過路女孩。一人望風,一人阻擋在前面,一人利用時機在身后動手。三人和作案目標一觸即分,得手了嗎?姜峻發現,她們正在加快腳步快速離開現場?!俺鲐浟耍ㄐ懈`得手)!”

  緊緊咬住目標的同時,姜峻讓一位同事下車找女孩確認,包里是否少了東西。面對突如其來的陌生人詢問,女孩開始擔心是壞人,始終不肯開口,民警幾經解釋才放松警惕。結果打開包一看,錢包沒了。

  動手!得到確切消息,姜峻和同事們立刻下車攔住三名女子,那名行竊的女子一見情況不妙,將手中的錢包丟在了路邊的草叢中,很快被偵查員找了回來,里面有女孩被竊的400多元現金和各種證件。

  “數據巡邏”鎖定人、事、物

  大數據破案聽起來很懸,但在偵查員眼中,并沒有那么神奇?!八^的大數據其實就是和案件有關的所有的人、事、物?!贝髷祿绾问占?、分析并用于破案?市公安局刑偵總隊七支隊副支隊長紀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對此作出解讀。

  記者:哪些是與破案有關的數據?

  紀海:(拿出隨身帶的錢包)這是我的皮夾子,我自己不小心,疏忽大意,在路上被偷了。里面有什么?身份證、銀行卡、公交卡、人民幣等。這些是什么?是物。

  所謂事,就是整個案件是怎么發生的?尤其重要的是發生的地點。在軌交站點,在熱鬧的商圈,這些信息很重要。

  再有就是人,什么人作案?被害人往往無法知道,即便大概知道,也就是個模糊的概念。怎么辦?現在發達的街面監控就發揮了作用。

  記者:聽起來并沒有那么“高大上”?

  紀海:的確,很多人會說,“大數據”沒什么嘛,聽聽也很普通,而且經常也會聽你們講,一會兒么視頻壞了,一會兒被害人想不起來被偷什么東西了,遇到上述這些情況,怎么辦?

  在我們看來,單個案件所反映出來的數據是有限的,也是殘缺的,但是當數據采集成了系統,有了量的積累,然后數據之間進行交叉碰撞,那出來的結果就不一樣了。所以我們現在看來,案件發生后,我們開展的相關工作與其說是在破案,還不如說是做數據的邏輯分析。

  現在有很多人手機被偷了,第一時間沖到派出所,要求定位,說蘋果手機可以定位。類似的事情常會把我們弄得哭笑不得,為什么呢?所謂的定位只是一個區域的概念,不是精準到哪一個具體的人。即便明確了區域,一幢大樓,一條馬路,也無法逐一盤查。所以與其這樣,還不如盡可能回憶,提供更加多的數據,讓我們在更加多的條件下,做好每一道“數學題”。

  “數據庫”完善警力分布

  記者:破案的大數據是如何形成的?

  紀海:最基本的,我們每天基層派出所值班民警受理報案的情況內容,比如,我們每天110接到的警情(這里也包括一些作案信息的歸類,作案手法上的分析,比如有些人習慣專門在車站扒竊的,有些習慣在醫院扒竊的)。

  再比如,我們日常的戶籍申報、違章處理、前科信息、賓旅館信息、網吧登記信息、銀行卡信息、身份證信息等。這些有的是來自于我們系統內部的數據,當然也有很多來自于社會各部門的數據。

  這些數據是海量的,這些信息的交叉碰撞,就會給我們的偵查破案帶來新的線索和機遇。

  記者:具體如何使用這些大數據破案?

  紀海:首先是對數據的進一步細化、梳理。我們有一些工作人員,每天的工作內容就是梳理前一天全市的接報案信息,如果發現當時信息采集不是很完善,判斷可能缺一些什么,就會和被害人聯系,幫助對方回憶,完整相關報案內容,也就是完善數據庫的采集。

  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其實就是加大這些數據偵破案件、打擊街面侵財類案件的功能。一個是對可控物品的查控工作,比如手機掉了,去報案的時候民警一定會問你,手機當時買的時候那個盒子還在嗎?因為盒子上有串碼。

  另一個,就是大數據能反映出一些發案的趨勢性判斷(哪里案發多),這主要是為我們分局、總隊,如何投入打擊整治的警力提供依據。

  再比如,我們經過一段時間的數據積累,發現哪一個區域是違法犯罪嫌疑人盤踞或者說光顧可能性較大的,我們就會針對這些區域采取集中統一行動。今年以來上海公安不定期組織的打擊“夜竊”行動也是“大數據”的具體運用。

  動態升級“權威版”地圖

  紀海:扒竊拎包是街面侵財類犯罪可以說是頑癥之一,老百姓也很痛恨。2011年的時候我們本地的論壇KDS(寬帶山)上還出現過一張很著名的反扒地圖。當時我們的偵查員也認真研究過這張地圖,長寧分局的偵查員還專門去過KDS,了解情況。

  從內心來講,我們還是非常感謝KDS的。因為當一個問題引起公眾共同關注的時候,或許就會有進步,如果因為這么一張地圖,大家提高了防范意識,在公共場所減少了侵害,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結果。

  但我想說的是,這份民間制作的地圖,其實還是不完整的。一是因為數據支撐不完整,二是因為沒有動態變化。

  記者:那么,有沒有可能發布權威版“扒竊地圖”?

  紀海:理論上說,凡是人流密集的區域,都是侵財類案件容易發生的地方。而所謂的人流密集,與區域范圍有關。學校對面的全家超市,里面有50個人,或許就是密集了,而來福士廣場,或許就需要成千上萬人。


其次,季節的變化、每一天不同的時間段對于街面侵財類案件的發生意義也是不同的。秋冬天,穿得比較多,容易發案,早晚高峰,車站容易發案,中午,一些白領吃飯的小飯館、小餐飲店,容易發案。所以如果要標注地圖的話,階段性可能更加重要。

  我們警方現在也在研究是否可能定期發布,以及通過何種形式來發布反扒地圖。因為從總體來說,扒竊案高發的地區,往往就是人流密集的區域。

  在我們看來,一張全紅的反扒地圖,還不如一個良好的防范習慣。比如,人多的時候,包放在胸前;再比如,手機使用完,別斜插在褲子口袋里……

承包工地食堂赚钱吗 金牛配资网是否合法 大盘上证指数 中原河南麻将最新版本 捕鱼来了游戏 老版本850棋牌游戏 吉林11选5怎么玩怎么看 一码一肖期期大公开免费 微乐捉鸡麻将下载安装 河南体彩11远5开奖结果 股票软件怎么看